淫奴教师 - 优优色影院




>我叫张婷婷,今年22岁,是个小型私立学校的教师。我的相貌还是很漂亮的,166的个头,三围却有36,23, 36。特别是E罩杯的乳房,更始惹得不少男人冒火,追求我的男人也很多,但我还是单身。因为我有一项不为人知的嗜好——SM。不知道为什麽,我常常幻想着自己被许多男人肆意奸淫淩辱,任他们粗暴地蹂躏我的巨乳,用粗壮的大肉棒干我的小穴和屁眼。也许是我太淫荡了吧。以前交过几个男友,都无法满足我,只好分手。

当然平时在外面我会穿得很端庄的,因为我的职业是教师,H市男子私立中学教师,所以我平时会是一副正经的样子,虽然常常在没收到班上男生看的色情书刊时忍不住心跳加速,但至少我还能强板着一张脸教训他们。


“唔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我一手用力揉捏着自己的乳房,一手不断扣弄着自己的淫穴,VCD机里还放着激情的色情电影。没错,我在手淫,我是个淫荡的女人,这样的手淫是我每天的必需品。

“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,两根手指深深插入阴道中抠弄,揉捏乳房的手也渐渐加重力度。但我的小穴却越来越痒,手指已经满足不了了,“真想……插入……大肉棒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对了!黄瓜!我想起早上买的黄瓜还没吃,忙找了出来,黄瓜足有三个手指粗,瓜身上还有一粒粒突起,我看得淫水猛流,忙将稍细的一头对着自己的穴口,轻轻推进去。

“哦……好……好粗……啊……”我一边抽动黄瓜,一边幻想自己正被人猛干着。黄瓜在满是淫水的阴道里抽动,发出“噗兹噗兹”的声音,我越抽动越快,终於,我泻身了,身体不停颤抖着,享受着这高潮的快乐……

第二天休假,睡得挺晚的,已经八点多了,爬起来洗梳一翻後,决定去买份早餐。

回来时看门的老头递给我一个邮包,我回到家拆开一看,大吃一惊,手中的早餐也掉落在地上。足足有一叠相片,全是我平常手淫时的“艳照”,每一张都清晰无比,其中还有几张正是昨天晚上的,照片上的我两腿大张,粗大的黄瓜深深插在阴道里,样子淫荡无比。还带有一副玩具手铐,一个黑色眼罩。

信封里还有一张纸条,让我立刻打一个电话,否则照片暴光。我当然只能照做,电话通了,是一个男声。

“你,你想怎麽样?”

“哦,你是那个淫贱女吧?嘿嘿,告诉你,以後要按我的话去做,否则後果自负!不过反正你也是个贱货,也没什麽关系吧?”

“啊,我……”我竟有一些兴奋,我的确很下贱啊,“你,你想怎麽样?”

“我?哈哈哈~~我当然想满足你的变态欲望啊!”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大笑,可以听出决不是一个人的笑声,“听好了,明天晚上12点,一个人来北郊公园,到动物园的那个公共厕所,带上你的黄瓜和手铐和眼罩,按我说的做。”

说完电话就挂了,我呆立了良久,心里竟莫名地兴奋,最後决定按他说的做。

第二天晚上。

北郊公园的一个公共厕所,男厕里面一片漆黑。如果这时候有人来开灯的话,里面的景象一定让他吃惊或是兴奋不已——一个戴着眼罩的美女跪在最深处的小便池边,一副手铐穿过上方的水管拷住了女人的双手,女人的下身插着一根粗大的黄瓜,全身只有红色的吊带丝袜和高跟鞋,两颗丰满挺立的巨大乳房暴露在空气中轻轻起伏着。

没错,这个女人就是我,张婷婷。我按照电话里那人的吩咐,已经这个样子等了十几分钟,这种暴露的刺激和下身插入却不会动的黄瓜,让我的小穴淫痒难耐。我没有手铐的钥匙,要是那人不来……或是来的是别人……後果就不堪设想了。我这麽想着,又过了一段时间,也不知道是几点了。

我听到有开灯的声音!本能地抬起头来,却因为眼罩的关系什麽也看不到,我感到一阵恐慌。

“哈哈……我就说了吧,这女人根本就是个贱货,一定会照办的。哈哈。”是那个电话里的声音,同时还有几个不同的声音在笑。因为声音太杂,根本分不清有几个人。

“我只想拿回那些照片!”女性的矜持让我这麽说出口。

“靠~~哈哈……你还以为自己是淑女啊?想想你现在的模样吧。”另一个声音叫道。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,应该是两个人,朝我走过来。我可以感觉到他们就在身边了。这时候,一只手伸过来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摩着。

“别……别过来,你想干什麽!”我叫起来。

就在这时候那只手一个响亮的耳光甩在我脸上,“贱货!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麽情况,想让更多人来轮奸你吗?给我安静点!”

我当然不想,只好闭上嘴。这下耳光竟让我有种兴奋,多年来的被虐待狂血液好象稍微得到了满足,乳头微微挺立起来。

这一反应让另一个男人注意到了,他用手指夹住我的乳头,向外拉扯,微小的痛楚只让我更加兴奋,两边乳头迅速充血变大变硬了。两个男人都笑了:“操,这贱货乳头都硬起来了,还嘴硬啊!”

两人说着,开始分别玩弄我的身体。一个人把两手都放到我的乳房上,用力挤压揉捏它们,我能感觉到自己引以为豪的硕大乳房在男人双手的肆意玩弄下,不断变换淫靡的形状,同时阵阵快感也从乳房迅速向全身蔓延。我情不自禁地微微扭动腰肢,迎合男人的动作,呼吸声也越来越粗。

“嘿嘿,发情了啊。”一个男人说着,把手伸到我的下体,扶住因为我淫水的湿润几乎滑下的黄瓜,将其又插回我阴道深处,开始慢慢地抽动。男人边做边问道:“怎麽样啊?刚刚还装淑女啊,这麽多淫水,根本就是个荡货嘛。”

嗯……唔……”上下两处的快感让我不由得哼哼起来。两个男人又是一阵大笑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呵……呵……”玩我乳房的男人改变了玩法,他分别捏住我的两个乳头,用力地拉扯,又扭又拧,这粗鲁的玩法让我双乳的快感更剧烈,电流一样传遍了全身。同时玩下身的男人也加快了黄瓜抽动的速度,黄瓜快速地进进出出,每一下都直顶到我身子的最深处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开始发出阵阵淫荡的叫声。

“这就忍不住了吗?贱货,是不是想被干了啊?”一个男人大声问道。

同时我感觉到自己右乳头被狠狠地拉扯起来,“啪”的一声,左乳房也被抽了一巴掌,感到火辣辣的痛。

我再也忍耐不住内心的欲望,说:“是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我想被干……哦……给我……”

玩弄下身的男人这时候竟突然把黄瓜抽了出去,巨大的空虚感让我的下身痒痒难耐。我的身子也随着向前挺出,这个动作落在男人眼里一定淫荡极了。又是“啪”的一声,我的右边乳房也挨了一下。

“靠,给我好好说清楚,想要什麽啊。”

“哦……想……想要大鸡巴……大肉棒……啊……我想被男人干……被大肉棒干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……”我已经没了羞耻,大声说。

“哈哈……真是贱货啊,来,好好服侍我们的肉棒,一会就干得你合不拢腿!”

很快,我就感觉到两根发烫的、散发着独特腥味的肉棒贴到我脸上,在我的嘴角不断摩擦着。我毫不犹豫地含住一根,细细地舔弄。先用舌头清理了一遍上边小便留下的垢污,然後深深地含入,舌头在龟头上打着转。过了一会,嘴里的肉棒抽了出去,另一根马上放了进来,我也来者不拒地舔弄。就这样,两个男人轮流享受我的口交服务,我舔弄一个的肉棒时另一个就玩弄我的乳房或是下体。

“很好,贱货,现在让我来试试你的小穴吧,嘿嘿。”口交了一段时间,起先玩弄我下身的男人说道,“站起来,荡货。”

我乖乖起立,但双手依旧拷在水管上不能动,眼睛也依旧蒙着,我按照男人的命令岔开两腿,弯腰伏下身去,直到脸几乎贴到小便池中为止。这样的姿势让我肥白的翘臀以及淫汁横流的小穴呈现在男人面前。而多年不曾冲洗的小便池中的骚味不断往我鼻子里钻,刺激着我的变态欲望。

两个男人并不着急,用火热的肉棒在我的屁股上、阴道边缘慢慢摩擦。这不但不能解决我下体的淫痒,反而使阴道深处象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,我就快被这样的欲火折磨疯掉了,完全放弃了抵抗,而是不知羞耻地摇动自己的屁股,同时叫道:“不……不要……折磨我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快插进来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 啊……”

“嘿嘿,怎麽,刚才还是很贞洁的啊?现在就扭着屁股求我们了?”一个声音说着。

“啊……我……我不是淑女……哦……我……我是……下流的贱货……啊……我……想要大肉棒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求……求求你们……怎样都可以……干我……啊……快点干死我吧……哦…………”我快要崩溃了!大声说。

“错!你不是贱货,而是一只淫荡的母狗,天生就是被男人干的,是不是?说。”

“对……我……我是淫荡的母狗……天生……就是被男人干的……我喜欢……被大肉棒……大鸡巴……狠狠地……奸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哈哈,很好,记得你今天说的话哦,这是奖赏你的!”一个男人说。

接着我就感觉到一个人的龟头顶在我的阴道口,狠狠地插进来了!我空虚的阴道立刻得到巨大的满足,那男人的肉棒的确很粗壮,我的小穴被撑到最大,才勉强容纳下这麽大的肉棒。他的抽插也是几乎次次都刺入我体内的最深处,有好几次都几乎顶进子宫了。我也配合着他,扭动我的屁股。

“唔,好紧的贱穴,好会扭的屁股!”那男人称赞了一句,他像打桩机一样,一下又一下地奸淫我的淫穴,同时手也不闲着,不时地伸到前面来揉捏我的巨乳,又或是虐待试地打我屁股,“劈啪劈啪”的声音就在着无人的肮脏厕所回响。我还听到有相机拍照的声音,看来我淫荡的摸样已经在他们的掌控之下,但这已经不重要了,我已经沉沦在这巨大的快感之中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爽……哦……顶到……子宫了……哦……再……再用力……对……啊……要……要泄了……啊……我忍不住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在这样强烈的快感下,我没有多久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!

那男人又抽动了一会就拔了出去,这时另一个男人就立刻上来,接着干我。然後另一个人又拍照。我的高潮几乎没有停过,淫水不断地被男人的肉棒带出来,顺着我的大腿一直流到脚跟处!我还能感觉到自己硕大的乳房像是两个吊锺一样,不断地随着男人的抽插摇摆。

我已经顾不得是在个公共厕所中了,嘴里胡乱地叫着:“好……哦……用力……狠狠地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干我的小穴……哦……好……我……爱大肉棒…… 啊……干死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哈……哈……捏我的乳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又……又高潮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……”

两个男人轮流交换着奸淫我,这样男人总是在将要射精时拔出,换个人缓一口气,以便更持久地奸淫我的身体。这样不间断的性交却让我一直在高潮的颠峰,主动权完全被两个男人控制了。我已经记不得在自己体内的是哪一根肉棒了。高潮了好几次,已经不记得了。我完全被这种淫荡的快感包围了……

後来两个男人分别射在我的双乳上,然後给我戴上胸罩,让他们的精液和我的乳房一起被包裹起来。接着又拍了几张照片,才把手铐的钥匙交到我手里。

起先打电话的那男人叮嘱说:“贱货,这胸罩今天你戴好。要记住刚刚你求我们的时候说过的话哦,乖乖听我们的话啊,嘿嘿,我会再打电话给你的,知道没?”

我痴痴地点点头,身心都还沉浸在刚刚的快感之中。整个人像一摊软肉似的软软地靠着小便池坐在地上,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有力气把手铐解开把眼罩摘下来。那两个人估计已经走远了,我看见自己的下身一片狼籍,地板都被我的淫水打湿了一大片。脑子里又浮现出刚刚自己说自己是母狗一类话的情景,羞愧之中竟还有种莫名的兴奋。

被不同的男人肆意奸淫蹂躏,被他们当作犯贱下流的好色母狗来对待,再加上各种各样的羞辱……我静静地想,这不正是我心中的欲望吗?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胸罩里,摸了一些男人流下的精液,放进嘴里细细品尝。咸咸的、有股特别的腥臭味,心想果然淫荡的确是自己的本质啊。

天快亮了,我草草收拾了一下自己,蹒跚地走出了这个厕所,趁着没多少人注意到我这副摸样的时候,赶紧回家

“是……”我无法拒绝,或者说我已经有些喜欢上这样的感觉了?我乖乖地走到窗口前,等候着他的指示。

“好,真乖。把衣服脱了,快些。”

“是。”任何反抗都是无效的,我惟有照做。我很快地脱下身上的所有衣物,把他们放在一边,现在,我赤身裸体地站在窗口前,巨大的落地窗映出我的身体,娇好的曲线让我自己都有些迷醉,但是它现在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玩物……又让我羞愧不已。

“嘿嘿,真漂亮!”电话那头男人称赞道,接着,说:“骚货,现在给我坐下来张开腿,我要看到你的骚穴和屁眼!好好检查你!”

“好……好的……”我回答着,同时按他说的,坐在地上,两脚呈M字分开,尽力挺起我的腰,把阴户和屁股都亮出来,这一切也由玻璃窗反射在我眼里,这样的姿势,实在是太淫荡了,尤其是我的屁眼里还伸出一个小拉环,而阴户,我也要尽力收紧,才能保持里面的高原的精液不会流出来,但还是有奸淫的痕。

“嘿嘿,你的骚穴果真有干过的痕啊,阴唇还有点发红呢,哦?还有写字啊!欠干的骚货,淫荡的母狗.哈哈,还真是下贱啊!怎样,和学生干的滋味爽不爽啊?”那个人下流地问道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我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。

“是吗?那多叫几个学生去奸你你才知道是不是?”

“不!千万不要那样!我……我……我觉得……很爽……”我大吃一惊,如果他说的是真的,那後果……真的不堪设想了。

“哈哈哈,就是嘛,爽就要说出来啊,因你是骚货嘛,一个臭婊子,被人干当然会爽啦,是不是啊?”那个人不依不饶地说。

“这……是……”我的声音开始变小,因这样的问题,还是会感到羞耻啊。

“你那学生射在你哪里了?”

“是……在……在阴户里……”

“哦?那你没有尝到他精液的味道啊,多可惜啊。”那头像是在沈思着,没有出声,而我也不敢乱动,一会,他说:“你今天买回来什东西?”

“啊?哦,是小笼包和烧鸡翅,是我的晚餐。”我不知道他什突然问这个,但是也一五一十地回答,不敢有一点怠慢。

“哦,哈哈,那正好啊!”那人发出一阵笑声,说:“好了,你去把买的东西都拿过来,吃给我看!”

什会这要求?我不理解,但是还是照做了。我把食物都拿了过来,拆开包装盒,正准备吃,突然那人又发话了:“等等,嘿嘿,没有佐料怎好吃啊?贱货,你的骚穴里一定还有精液吧?给我把包子塞进里面去!”

“啊?!”我失声叫出来,这……这太变态了!

“叫什!这不正是最适合你的佐料,臭婊子,哈哈,快点做!”那男人命令道。

“这……这……好……好的……”我想说什,但是最後还是屈服了,我终於还是没有向那个人反抗的勇气和能力,或许也是心甘情愿,我愿意成他的奴仆……

我拿起一个小笼包,另一只手把自己的大阴唇尽量分开,接着把手上的包子往阴道里塞入。虽然小笼包大约有三个手指粗细的直径,但是毕竟是柔软的,而且经过高原的大肉棒的奸淫,我的阴道也有些松了,加上精液和油的润滑,所以还是很顺利地进去了。

“哦,做得好,接着放,直到我说停止!”那男人说。

“好……好的……”我别无选择,只能依他说的做。很快的,又一个小笼包消失在我的阴道里。已经渐渐感觉到满涨了……我的阴道,可以感觉到里面的精液和小笼包浸泡在了一起……

“再一个!”那个男人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。

我只好又拿起一个包子,往阴户里塞,这次已经有些困难了,我可以感觉得到阴道里那重无法表述的满涨感,也是一种满足感,包子已经凉了,那种油腻的感觉让我的阴道根本容不住它们,几次都要滑出来了,而里面原有的精液也被挤了一些出来,流到地板上。

“嘿嘿,感觉不错吧?你这淫妇,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食物啊,好了取出来吃了它!”那个男人又命令道。

像这个命令我倒是毫无拒绝的心理,小笼包没费什力,几乎是自己滑了出来,上面沾满了浓白的精液,但是,的确,这对於我这样的淫荡女人来说,的确是很合口味。我把一个包子放进嘴里,精液的味道立刻弥漫着我的感官,对此我是很享受的,眼前似乎又出现了下午高原奸淫我的情景……已经又忍不住湿了……

不错,嘿嘿。”那个人看着我把三个小笼包都吃完,又让我如法炮制,把剩下的都这先塞进阴道里沾满精液,再拿出来吃掉。两笼小笼包吃完,我居然感到身子发热脸上发烫,这吃自己阴道里的精液,让我有快感!

“我操啊,你这贱货,这吃也会有快感啊?是不是?”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我感到口干舌燥,回答道。

“别急,还有烧鸡翅呢,嘿嘿,这次把烧鸡翅塞进屁眼里,再塞进你的骚穴,然後吃!”那个男人淫亵地笑着说,“给你多加点料啊,哈哈……”

“屁……屁眼……可是……会受不了……”我越说越小声,我知道,自己的身子也在期待这样的虐待啊!

“我干,你还给我装啊!你屁眼连这大的珠子都塞得下还有什好说吗?快点,我可要上传你的精彩照片了!”那个男人恶声说。

“不……不要,我……我照做就是了……”我连忙答道。

按照他的吩咐,我找来个坐垫垫在我屁股底下,两腿大大分开,让自己的屁眼和阴户都充分暴露在窗口前,然後一点一点地把肛门珠拉了出来,这个过程让我本来就敏感的屁眼感受到了充分的快感。接着,把手上的烧鸡翅小心翼翼地往屁眼里塞。鸡翅本来就是扁形的东西,加上有油汁的润滑也不算太难进入,但上面凹凸不平的颗粒和骨头却不断摩擦着肛门,感觉又痒又兴奋。

“对!好婊子,做得很好!把前端都塞进去,很好,自己拿住那尾巴,在屁股里好好搅动一下,这样会更加美味的!嘿嘿……”那个男人一边欣赏这淫乱的景色一边指示我怎做。

“是……”我捏住鸡翅尾部,左右转动。“哦……”这真是奇妙的感受,奇形怪状的摩擦带来的快感,让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来,阴户也不禁夹紧,一些精液竟被挤了出来。这时那个男人又说:“哈哈,很爽是吧?精液可不能浪费啊,再用一个把你的浪穴塞上,知道吗骚婊子!”

“好……好的……”阴户经过了小笼包的开发,很容易就吞下了一个鸡翅。接着那男人又让我同时搅动两根鸡翅,让它们同时摩擦我的阴户和屁眼,那种感觉,是双倍的羞耻和快感!几乎让我高潮!

然後,那男人又让我把两根鸡翅调换位置,屁眼里的那根进了我的阴道,而原先在阴道里的塞进了肛门,这样交换搅动了一会,再拿出来的时候,原本香气四溢的烧鸡翅已经变成了腥臭扑鼻,散发一股古怪作呕的味道。白色的精液和黄褐色的污秽物混合附着在上面,但是我想现在情欲高涨的我,真的更适合这样的食物吧。不用那男人吩咐,自己就已经津津有味地吃起刚刚蹂躏过自己肛门和阴户的鸡翅了。

“哈哈……我果然没有看错啊,你这女人就是下贱!合胃口了吧?接着吃!”

“是……嗯……”那股怪味成了我的催情剂,反而越吃越香,剩下的几根鸡翅也自觉的如法炮制地吃掉了,而阴道里的精液竟也陆陆续续被我弄乾净了,只是阴道和屁眼都油腻腻的,有些不舒服的感觉。

那个人安静地看着我的淫荡表现,并不说话。等到我吃完了,才又听见了他的指示:“骚货,用你吃剩下的骨头,自己高潮给我看!”

“好的……”我已经学会听从了。驯服地拣起那些骨头,让它们重新进入我的阴道和肛门里,有了油的润滑,骨头在体内进进出出并不困难了,但是它们在阴道里和屁眼里的摩擦还是不断刺激着我的感觉,“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妈的,奶子大的女人就是下贱啊!老师又怎样,长得漂亮又怎样!还不是乖乖地和骨头做爱!再给我用力啊,婊子!你不是很想高潮吗!”那个男人大声说。

“是……啊!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快……快到了……哦……”我的手似乎已经不属於自己,竟听从那男人的加大了力气,以至感觉到有些痛了,但是随之而来的被虐待的快感和被窥视的兴奋感立刻淹没了痛苦,我已经接近身体欲望的颠峰了!

“左手捏自己的奶子!右手给我转屁眼里的骨头!快!”

“是!……唔……哦……”男人的指令,我一一照做,手上甚至没有因是自己的身体而减少力道,疼痛和快感同时由乳房和下身传开来,我已经身不由己了!我真的快这高潮了!

“再用力!臭婊子!用力拧自己的奶头,干自己的穴!”

“啊!啊!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真的……高……高潮了……“

“高潮吧!贱货!”那男人大吼一声,似乎他那边也射精了似的。但是不论怎样,我是真真切切达到了高潮,我的身体不住痉挛着,大量的淫水在下身泛滥,地板都已经完全被打湿了……但是自己已经完全沈浸在这样的高潮中,无法自拔了,更懒得起来清理屋子,我竟然就这躺在自己的淫水里,沈沈地睡了下去……

等到第二天我醒过来,才发现自己的淫穴和肛门里,仍然插着那些带着肉渣的骨头,两颗自豪的巨乳因用力捏拧而留下了淡淡的淤青。昨晚上的淫水已经干了,留下大片的痕和一股骚味,是否昨晚因兴奋而失禁了?我不得而知,回想起了昨天的淫荡的滋味,只觉得自己下身又有些湿了。

已经是7点整了,我把昨晚没挂好的电话挂上,然後去洗手间整理一下自己,准备去上班。

“铃铃……”是电话!我才惊觉过来,那个人……

“喂?”

“嘿嘿,是我啊,昨天够舒服了吧?”果然……又是那个人。

“是……很……很舒服。”不知道什,尽管难以齿,我还是照实向他说了,心里还明显地有这一种想法:我要服从这个男人。

“很好!今天你可以穿正经一些去上班了,但是,我要你把手机调成震动,用套子套住然後放进你的浪穴里!还有把号码告诉我。”

“这……你要什时候打?”我已经不是那反抗了,但是这样的要求,却有些担心,万一要是学生们发现了……怎办?

“这个就看我的兴趣了,嘿嘿,你有选择的权利吗?”男人加重了语气。

“不……我……做就是了……”我立刻软了下来。只是那男人却不依不饶,喝道:“你有选择的权利吗!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没……没有……”我声音越来越低,我感到心虚,我还妄想着人师表吗?还想像正常人一样吗?我……我是由他支配的……还有……什选择权呢?

“哼哼,知道就好!你记住了,你就是一头淫贱的母狗,以後就听我的去做!要问什,就是你自己奶大下贱,欠人干欠人玩,你就是一个性玩具,懂了没有?!”那个男人口气决绝地说,一点也容不得我有什反抗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这……”这样羞辱的语言,我似乎一下子不能适应,但是,心里的什地方,好象被触碰到了一样,竟有强烈的共鸣!我回想起自己的种种,是,我不正是这渴望的,渴望被奸淫,渴望下贱的生活和男人的调教……

“是……我记住了……”我不由得脱口而出回答道。

“很好!好了,照我说的做!”“是……”……


就这样,我走在大街上,整齐的工作服,还有公事包,谁都可以看得出来,这是一个白领或是教师一类的人物。但是,在不人知的筒裙下面,我的阴道里,竟然变态地塞进了一只手机,一只随时震动让我流出淫水的手机。我知道,自己变了,以前隐秘的欲望被那个人慢慢地发觉出来,变态的教师生涯,正在开始……